“喜提”前斗鱼一姐冯提莫B站的转型之路要怎么走

每经记者 温梦华    每经编辑 杜毅 郑直    

12月19日,知名主播冯提莫的生日会在多个平台举行联播,而她的去处,也终于尘埃落定。

话说的好听,但人们不会那么再容易相信了。

虽然冯提莫成为艺人的道路充满希望,但主播依旧是其不可抛弃的身份,这或许是此次B站签约冯提莫独家直播的原因。

Magic Leap 首席产品官 Omar Khan 表示,Magic Leap 1 会有“小幅度调整”,但 Magic Leap 1 的外观似乎并无变化,在工业设计和光学方面,包括视野和整体视觉品质,显然也没有重大改变。 Magic Leap 尽量避免将其称为“下一代”头显,还表示计划在 2021 年发布 Magic Leap 2。

丨B站持续加码直播领域

与此同时,Magic Leap 也在积极寻求外部合作,扩大全球市场份额。Magic Leap 已发布了约 24 份合作声明,且其合作伙伴不乏一些知名企业,比如游戏引擎开发商 Unity 和制造厂商 Jabil。另外,JetBlue Airways 也已与 Magic Leap 达成合作,表示明年将尝试打造热门目的地酒店的“沉浸式体验”。另外,今年早些时候宣布与 Magic Leap 合作的日本电信巨头 NTT Docomo 已证实 Magic Leap 1 即将进入日本市场。

车子还未停稳,程佳滢就向那个“黑影”冲去。“姑娘你怎么在这,冷不冷?”“别管我,让我去死!”程佳滢来不及再张口,女子撑着桥沿的手臂忽然放开,身体也有前倾的趋势。千钧一发之际,程佳滢一个跨步扑了上去,死死地抓住了女子的一条胳膊,紧随其后的宋建波也冲过来抓住了女子另一条胳膊。一心寻死的女子悬空在桥外沿,情绪激动,挣扎着想摆脱两人的施救。一米多高的护栏内侧有一定的弧度,两人探身拽着女子就很吃力,加上女子情绪激动,想把她拉上来就更难了,三人只能在护栏上僵持着。高架桥有十多米高,桥下还有飞驰而过的机动车,女子一旦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坚持住!”程佳滢和宋建波相互鼓了把劲儿,拉着女子的双手握得更紧了。

B站发力直播领域并非心血来潮。据B站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B站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收入达4.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167%。B站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睿曾在财报电话会议中曾谈到:“关于直播,我们一直没有公布过直播具体的业绩数据。但从过去来看,我们的直播业务一直是保持在100%左右的同比增长。”

“来人啊!救命啊!”高架桥上传来两人声嘶力竭的呼救声。听到呼救声,从此经过的的哥王龙跑过来,三人合力将女子拉上桥。女子被救起后,情绪丝毫没有平复,想要再次寻死,三人只好将女子送到了就近的派出所。帮女子解开心结,确保女子安全后,三人这才起身离开派出所。

但随着中国直播市场接近红海、几大直播平台竞争愈发激烈,如果要保持直播业务的持续快速增长,只靠B站的站内流量远远是不够的。而要借助站外流量,直接引进已经成功的外部创作者和KOL无疑是更快更有效的方法。

说实话,这些体验与我之前玩过的 AR 和 VR 设备处在同一水平线上,说它秒杀一切对手就有点夸张了。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B站持续加码布局直播领域。12月初,B站8亿人民币拿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至S12连续三年(2020年至2022年)的国内独家直播版权。如今再次牵手冯提莫,从冯提莫以往作为顶级流量女主播的身价来看,此次的签约费显然也不菲。

2016 年,Magic Leap 发布了一个鲸鱼 7D 视频,画面令人瞠目结舌:一只鲸鱼从体育馆地面上一跃而起,落回地面时又化作泡沫,而观众们则发出惊呼,似乎不穿戴任何设备就裸眼观看了这一节目。一时间关于这个 7D 视频的新闻报道铺天盖地,大众对 Magic Leap 的期望值越来越高,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批评声——在线新闻杂志《The Information》于 2016 年 12 月 8 日刊登了一篇名为“Magic Leap 背后的事实”的文章,其作者 Reed Albergotti 披露,那只是用特效技术制作出来的概念视频,其中的技术离真正实用还差得很远。

此次,Magic Leap 将更新操作系统,并推出一个面向专业用户的软件套件,包括将在近几个月以 beta 版本推出的虚拟协作应用 Jump。Magic Leap 同时推出企业套件,包括专用支持、专用设备管理软件以及头显出现故障时的“快速更换”程序。企业可向员工推出设备,员工通过企业证书登录后,可管理设备和数据,以及部署企业或自定义构建的应用程序。

不过他也承认,目前消费者市场很小,而且目前大部分 AR 公司,比如 Epson,Microsoft 和 Vuzix,已经将重点转移到专业用户身上。Magic Leap 有四个关注的方向:虚拟通信与协作、3D 可视化、远程培训与协助、基于位置的体验——当前,这些方向市场竞争激烈。

两个多月前,冯提莫在微博上宣布,和斗鱼的合约已经到期,但并未表示续约。作为曾经的斗鱼一姐,冯提莫下一步将签约哪个平台备受关注。

据了解,斗鱼爱国主义教育系列活动,自开展以来,学习的足迹遍布上海、湖北、广东、北京、湖南等地,已举办了20多期不同形式、不同内容、不同地域的主题教育,近千名平台头部主播积极参加,通过直播镜头,将革命历史故事、爱国主义情怀传递给广大网友。积极发挥主播的网络影响力,引导广大的互联网用户健康向上,带动正能量传播;建立开放共赢、绿色健康的直播生态圈。

也许他说的没错,不过冰冷的现实还是盖住了曾经的热潮和天花乱坠的市场营销,Magic Leap 只是个普通的科技公司罢了,它们也需要投入大量金钱和人力来追求一个梦想。世界上没有巧克力工厂,只有工程师和设计师,而他们匆匆忙忙的拿出了第一款产品……

一直到发布半年多之后,也就是 2018 年 8 月,Magic Leap One 才开始通过 Magic Leap 官网和 AT&T 门店售出,据有关人士的说法,在这款产品发售 6 个月后,仅售出了约 6000 套,而之前的目标是 10 万套。

一直以来,“电竞+游戏”都是B站直播的重要品类。目前B站已经覆盖了包括《英雄联盟》LPL职业联赛、《DOTA2》TI国际邀请赛、《王者荣耀》KPL职业联赛等在内的各大赛事;在泛娱乐直播方面,B站则以音乐、舞蹈、绘画、美食、萌宠、明星访谈为主。此外,B站也在开拓学习直播、虚拟主播等新兴直播品类。

我觉得我们有些傲慢自大了。

位于佛罗里达的 Magic Leap 是一个十分神秘、估值奇高的增强现实设备初创公司。

程佳滢的行为是舍己救人的奉献精神,是见义勇为的高尚品格,是自己锤炼的担当品德;同时也是她所在的直播平台——斗鱼直播,多年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和相关主播培训的生动体现和真实写照。

Khan 认为,虽然相比于其他 AR 公司,Magic Leap 起步较晚,但他相信 Magic Leap 1 仍然可以凭借视觉品质、人体工学优势以及软件生态系统兼容性赢得用户青睐,公司也一直在设计可供用户全天候舒适使用的设备。

但也许已经为时已晚。无论 To C 还是 To B,在 AR 神话破灭之后,一个冷峻的现实正在浮出水面——正如《连线》杂志记者 Jessi Hempel 所言:

Magic Leap E 轮融资进展不顺利、Magic Leap One 销量惨淡,产品大量积压。8 月 22 日, Abovitz 与摩根大通抵押代理人 Eleftherios Karsos 签署的一份“转让协议”被曝光,协议中涉及抵押专利约 1903 项,包括前 ODG 专利。11月,公司 CFO 和创意策略部高级副总裁 SVP 高管均已离职,另外 Magic Leap 正在缩减人手以降低运营成本,多个部门员工已遭裁减。

“我觉得我们有些傲慢自大了”

如今选择B站,一方面,B站一二线城市用户占比超50%,更有利于其吸引一二线粉丝;另一方面,游戏也是冯提莫直播的重要内容之一。今年以来,腾讯多次起诉其他直播短视频平台,要求其停止直播《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选择与腾讯持股近12%的B站合作,显然更具有资源优势。

当晚,冯提莫微博宣布独家签约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并公布了最新的直播间房号和首场直播的时间。随后,B站官方微博转发冯提莫该条微博并表示“欢迎~”。

然而,Omar Khan 表示这一举动并不意味着 Magic Leap 放弃了消费者市场。

用弹幕表达对他人的认同上,不同年龄、性别的用户也有差异:在优酷,开着弹幕观剧的95后用户仅比85后多出8%,但在弹幕里给别人点过赞的却比后者多出了近80%。最爱点赞的是95后女性,数据显示,发弹幕的95后用户中,女性比男性少了7%,但弹幕点赞的却比男性多了40%。

到底 Magic Leap 是营销高手还是技术大牛,一时间质疑声不绝于耳。《连线》杂志记者 Jessi Hempel 在体验了 Magice Leap One 时发现,这款产品有不少小问题,比如说手柄失灵、画面卡顿等;最终他给出的评价是:

丨转型艺人 冯提莫“牵手”B站

截至目前,冯提莫全网粉丝数近6000万,很多粉丝也表示将跟随冯提莫的脚步“退鱼”,转战B站。

之后几年,Magic Leap 迟迟不发布产品,通过公开多个 Demo、申请专利等,不断为产品建立预期,吊着众人胃口。

定位调整,Magic Leap 还要自救一番

这场“强强联合”的合作让人充满期待:从直播开始被大家所熟知的冯提莫,也在经历了主播向歌手、艺人方向的转型;而对于B站,这是其继拿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至S12连续三年国内独家直播版权后,在直播领域的又一次大动作。

此次声明预示着空间计算新篇章的到来,将为各行各业提供一个先进的技术平台。我们的合作伙伴率先开发了突破性应用程序,旨在提升企业业务及其客户体验。我们将利用智能应用程序改写剧本,帮助所有利益相关者提高效率,提升参与度,并迎来新商机。

今年8月,冯提莫举办了首场个人演唱会,并发布首张同名原唱实体专辑《冯提莫》。事实上,虽然主播出身,但是早在2016年,冯提莫就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数字专辑,开始了从主播向歌手转变。2018年2月,冯提莫发行个人单曲《佛系少女》。如今,开演唱会、发新专辑、参加综艺节目已经成为冯提莫的职业常态。

到如今,Magic leap 的“AR 神话”已经完全破灭。

然而,没有产品、用视频炒作的质疑声似乎并不影响其融资步伐。Magic Leap 在融资层面不断走上巅峰,一度成为史上最贵“概念”公司,前后融资 20 多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Magic Leap 1 作为一款商业产品,用户群体将不再是开发者或创作者。根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此前了解到的信息,早在 2015 年,Magic Leap 官方就表示会把游戏、娱乐和通信作为首要的发展方向,之后会向其他方向发展:可能是商业、也可能是工业或是医学方面。nreal.ai 产品经理赵志昊也曾在文章中提到:

在超10亿弹幕中,“打卡”、“会员”、“甜”分别以459万、298万、225万的提及次数,位列弹幕年度热词前三名。除此之外,“炸”、“南”、“猪跑”、“扒拉”、“盘它”和“雨女无瓜”等弹幕也深受用户喜爱。

据统计,在剧集和综艺相关内容中,女性的弹幕行为更为活跃,分别贡献了57%和69%的弹幕量;男性则征战电影和动漫,弹幕占比分别为62%和55%。

Magic Leap 自创建以来的融资情况如下:

优酷相关负责人表示,“在今天,弹幕也成了视频重要且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弹幕数量的多寡与质量的高低,反映的是用户与平台共同构建内容生态的热情程度,也是平台青春感与优质生态的重要体现。”

光场显示可产生不同深度的数字光线,与自然光线无缝融合,产生逼真的数字物体,保证用户长时间使用的舒适度。 强大的传感套件可检测物体表面、平面和物体,从而对物理环境进行三维重建。 光场所构建的虚拟物体可以被放置在用户想放置的地方,如同真实物体一般。 声场音效会模拟真实世界的声音,包括声音的距离和强度。 集成处理器可处理高保真、游戏级别的图形图像,其性能可达到笔记本电脑水平。 交互界面包括多种输入模式,如语音、手势、头部姿势和眼球追踪。

显然,Magic Leap 并不打算承认自己的失败;在产品面向 C 端消费者销售无力的情况下,它还打算面向 To B 市场自救一番。

如今,B站签下冯提莫的独家直播,或将培养更多的中腰部乃至头部的娱乐主播,这一定程度上透露了B站从站外获取流量的决心,同时也展现了B站发力直播领域更积极的姿态。

对于B站而言,从《英雄联盟》到冯提莫,在直播领域既有了内容,也拥有了头部主播,增强了对核心电竞用户和泛娱乐人群的吸引力。

20 多亿美元吹起的 AR 迷梦

然而,水平视场角只有 40 度的 Magic Leap One 并不符合大众预期。从专利上来看,Magic Leap 并没有采用其宣称的光纤扫描技术,而是用了与 HoloLebs 相同的光波导技术;此外,其交互设计也与 ARKit 类似。在早期为数不多的采访中,Abovitz 表示,手中的一枚类似眼镜片的玻璃,正是Magic Leap的技术核心,他称之为“光学芯片”——但“光学芯片” 并没有用到 Magic Leap One 中去。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我和她差不多同龄,当时看她那样挺心疼的,只一心想把她救上来。”24岁的程佳滢是斗鱼直播的一位主播。救人时为了保持平衡,她的双腿一直顶在护栏上,现在腿上的淤青还很明显。平时除了直播的工作外,程佳滢经常参加公益活动。“人生谁都会遇到觉得熬不过去的时候,挺过去就好了。”程佳滢希望,那个女子能够珍惜自己的生命,好好生活。

早在 2018 年 8 月,在接受《连线》杂志记者 Jessi Hempel 采访(参见雷锋网此前报道)时,Rony Abovitz 表示想做回一家普通的、用产品说话的创业企业。他意识到所有的炒作都是一个错误,并说道:

就在上个月,哔哩哔哩公布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当季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收入达4.5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67%!对于B站来说,向直播转型的方向逐渐明确。

对于冯提莫而言,在虎牙、抖音等众多平台中,最终选择了B站,似乎更多出于对职业生涯的下一步考虑。据了解,冯提莫还在斗鱼直播时,就开通了抖音账户并吸引了一部分短视频用户,目前粉丝数超3000万,深入下沉市场。

不过,对于B站直播业务的定位,陈睿则表示:“B站的直播不是一个对外竞争性的业务,它是B站内容生态的自然延伸,是一个内生型的业务。”这意味着,B站直播业务更多依托于B站主站的视频内容生态。

自2014年开启主播生涯成为职业女主播以来,冯提莫如今已成为最具人气和影响力的主播之一。截至目前,冯提莫微博粉丝近1000万,丝毫不输明星。不过,虽然在直播领域做的风生水起,但对于前“斗鱼一姐”的冯提莫而言,当做主播到顶了怎么办?答案是转型。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注意到,在正式宣布签约B站前,冯提莫就已经在B站上传了三个VLOG视频,目前的粉丝数在6.5万,第一个投稿视频的播放量最高,接近50万。如今看来,冯提莫签约B站似乎早已有迹可循。

虽然 Magic Leap 尚未披露 B 端的合作方向,但不难想象 B 端业务的发展同样需要优质体验的支撑,Magic Leap 很可能已经在 B 端开始进行秘密布局。

“AR 神话”已经完全破灭